和 DD 食午餐

church-street我幾日前和變裝朋友 DD(她英文名字的縮寫)到多倫多市中心 Church Street 的 Gay Village 進午餐。曾幾何時這條街是我經常出未的地方,每逢週末我到會開車下來和朋友食晚餐。飯後有時間又會去酒吧狂歡跳舞到打烊。只是時間久了,我興趣也改變,加上我也不再是獨身女子,所以再沒有來這裡很多。不過如果問起,我仍然會推薦第一次出街的跨姓/變裝/偽娘姐妹到這裡逛逛,因為你無論外表衣著是怎樣,我都可以擔保你可以覺得安心,舒舒服服地上街。 繼續閱讀 “和 DD 食午餐”

超級無敵攝影師!

今年年初,我提過想請一個專業攝影師替我影一輯相片。等到三月尾,我終於有一個聘用攝影師的 Groupon。最好的是我一分錢也沒有花,因為全部費用已經有一個可愛的男生替我付出了!

攝影師的名字叫 Jennifer Rue。我們一開始交談起來,她便清楚告訴我她自己也有跨性別的朋友。我們用電郵通訊一段時間,討論影相時間和地點。我們也談到我想拍攝的照片。我們反反復復用電郵談了幾個月之後,終於決定了細節。今日下午了Jennifer 到多倫多以北烈治文山Richmond Green 公園會面影相。見 Jennifer 雖然身材矮小,倒是活力充沛 。 繼續閱讀 “超級無敵攝影師!”

Getting Photos Taken

Groupon is a wonderful thing. I am not sure if the company’s business model will survive in the long run, but for now, it lets me try our new products and services and restaurants by giving me some substantial discounts, and that’s good enough to me.

Two weeks ago, my sister in law called to let me know that she bought a family photo package on Groupon, so during my next visit to Vancouver in February, I’ll be part of those photos. Then, it occurred to me that may be I should check out similar services from photographers in the Toronto area. Lo and behold! There are dozens of deals here. Some offer studio shoots, some offer on-location sessions. Most deals are under $100CAD and they include about an hour of photo shoot, some photo retouching, and photos on a DVD. Some even offer prints 4×6-inch or 5×7-inch. It seems like a very affordable way find out if I like having a professional take pictures for me. (If so, I can imagine myself going back again and again.)

As some of you already know, I love having my pictures taken. Sometimes I take my own pictures with my trusty DSLR cameras mounted on a tripod; sometimes I ask my friends for help. What I haven’t yet done is to hire a real photographer. With the Groupon deals available, I hope that when the weather gets more favorable, I can get some nice pictures taken. The only question is what kind of pictures. Since there are only about 5 people who read my blog, and I’m pretty sure that 2 of you want to see me naked, let me first say that it’s not one of the options that I’m considering. I am, however, considering these:

Option 1: Studio or on-location shoot with my bike(s). I love the photos that (my favourite female cyclist) Victoria Pendleton did. I want to do something similar. Obviously I won’t be having nude pictures taken with my bike, but my bike does look a lot like hers in the picture.

Option 2: Ballgown on a field. Something about the obvious mismatch between the rural and the “sophisticated” can make for very striking photos. I can imagine myself wearing my best fancy dress, walking in a corn field. There was a time, many years ago, when I would even ask a male friend, and pretend that we’re doing an engagement shoot, but that is well in the past now.

Option 3: Sexy violinist in an urban setting. I can wear some punk-ish clothes, and have some pictures taken in a graffiti filled back alley. With my violin. Come to think of it, I am certain that any professional photographer can make it artistic and sexy.

So, what do you think? Do you have any suggestions that do not involve me disrobing?  (Hey, tasteful suggestions only!)

女孩子氣的名字

Hong Kong at evening網上你們五個定時到我的網站閱讀我的博客的朋友,你多半已經知道我自從六月來經已沒有寫過新的文章。網站的更新也只限於安裝一個新的theme。沒有寫作的原因很簡單:我沒有甚麼的新消息值得需要寫下來。不過您們無需擔心,實際上沒有新消息是好事。這些月來我專心的是要做個好人,而不要集中我的精力想做跨性別(transgender)女人的問題。

我上個月去了香港探親,剛剛才回到多倫多。我很高興可以見到我的朋友和親戚,因為一年見一次實在太少了。可惜父母這幾年來關係不好,坐下來吃餐晚飯也可以變得令人十分尷尬。有一晚吃飯時我想轉換話題,便問了我父母關於我的中文名字。我出生時爸爸媽媽給我的名字是「敏明」。「敏」字取於媽媽名字的一半,「明」字取於爸爸名字的另一半。我知道中國人通常不喜歡用自己的名字來給孩子改名,但畢竟我是一半媽媽,一半爸爸。我並不敏捷,也不特別聰明,這個名字我倒很喜歡。不過那一天我想知道的是我的父母覺得「敏明」是個男孩子名字還是女孩子名字。媽媽和爸爸都堅決同意我的名字是個男孩子名字,只是他們可以想到名叫「敏明」的全部都是女人。

繼續閱讀 “女孩子氣的名字”

New Website Theme

很難相信我上次在我博客上寫文章,已經是三個多月之前的事了。這段時間內,我身邊發生了很多事情。或許我下次有機會可以談一談。我想要談的,是我上周末決定該是時間更新我的博客theme了。網站的新theme幾乎和以前的一樣,區別是新有更多功能。我以前的theme叫Shuttershot,每逢瀏覽主頁時,它都會自動加載的背景圖片做一個slideshow。新theme沒有改變。

夏季最新情況

最近一個半月,我有多一點機會可以化女裝上街。過了一個異常寒冷的春天之後,終於等到夏季的來臨。換句話說,我的夏季衫裙,終於可以重見天日了!舉例說:右面相片我穿的裙是最近上網 Beyond the Rack 買的。要不是天氣炎熱,絕不會露面。裙非常舒服,又性感又漂亮(只不過我又不性感又不漂亮呢),穿上來使我年輕十年。網上一位姊妹告訴我說,覺得我好像懷了孕一樣。作為一個跨性別女人,除非醫學有突破新發展,可以今日便將一個子宮移植入我身體裏面,我自然知道我沒有懷孕的機會。很可惜,Katie 永遠做不成媽媽。這條裙令我看來懷孕是因為裙胸膛下面有點收緊(令我的胸脯看來更加大),但胸下裙身放鬆,正正突顯出我的肥肚腩。上街去公園影相片那天,我的確有點擔心有人會走過來,問我有幾多個月懷孕。 繼續閱讀 “夏季最新情況”

一個格格不入的男孩子

Facebook 上幾位朋友介紹我到 femulate.org 這一個網站。這個網站每日幾乎8000人瀏覽,我 Facebook 的朋友也時常「share」站主 Stana 的文章。Stana 的文筆十分好,她也有許多故事和親身的經歷,可以給世上每個角落的跨性別女人分享。相對來說,我寫作的技巧便非常笨拙,我寫的話題也不是十分有趣。 我這對我些年來從來沒有認識 Stana 和她的博客有點遺憾。她2012年12月9日寫的文章談到她讀中學時怎樣被同學欺負,令我想起我讀中學時被欺負的經歷。回想起來都令我傷心。我希望我將我的故事寫下來令我可以有機會愈合。

我讀中學的幾年十分吃力。我們一家剛剛從香港移民到加拿大溫哥華。雖然我英語講得十分流利(除了不知道什麼原因,我講話時總是有一個很重的英國口音之外),只是我對加拿大文化一無所知,以為加拿大像美國南部文化相似。畢竟我和我一家人曾經住過在得克薩斯州。但文化上面的困難,使我從一個愛說話的孩子,變成一個很害羞的少年。

最難接受的是我身邊的女孩都陸續開始發育,一日還似是女孩子,轉眼間便已經婷婷玉立的淑女了。看看周圍的女生,每一個對我來說都是美女。她們的身體開始改變,她們也開始由機會探究做女性的獨特性。在我的觀點,她們的旅程一定是十分刺激,只是沒有人邀請我去一起同行。我反而嘗試過一個正常男孩的生活。其實這不太困難,我和大多數男孩都喜歡同樣的東西:我和學校運動健將同樣喜歡體育、我和學校的書呆子也同樣喜歡玩電腦和看《星空奇遇記》。但無論我如何努力去和其他男生相處,我總覺得難以與​​其他人溝通。運動健將(最大男子主義的運動員)和最害羞的書呆子都同樣地講學校最漂亮的女孩子,不過他們對她們起淫念,我對她們的是妒忌和羨慕。

也許我身邊其他的同學,尤其是男生,已經懂得我是容易被戲弄的目標。幸好沒有人當面叫我「娘娘腔」來挑逗我。但一直道中學畢業的那一年才比較少被戲弄。我以為成功的運動員便不會被排斥,但雖然四百米短跑我是全學校最快的學生,也沒有改變其他學生對我的看法。如果我是一個漂亮的女生,有運動員苗條的身體,會吸引很多男孩子的注意。作為一個書呆子,跑得幾快也沒有用。我用很多方法對抗同學的戲弄:但有次終於受盡折磨,放學後拿著一條士巴拿,狂追一個時常戲弄我的同學,想把他打個半死。(僥倖我還有一點自我控制。)我以為我的憤怒使我顯得更加似個男子漢,不過這只有令我更加孤立。那件事之後,同學有幾個星期避開了我,但過後事情又回復原狀。唯一令連戲弄我的同學也妒忌的是因為我彈奏小提琴,脖子左側有一個標誌,看起來好像我剛剛被吻。當我被戲弄時,我可以指着這個「吻痕」說:「你以為你好威風,但我才有女朋友吻我!」

許多年以後,我跟一個樂團的朋友談話時,他提到覺得我做事似乎很情緒化,他認識的人除了我以外,其他的都是女人。他固然不知道他講的話有多麼貼切。我也認識一個性格和我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她是個百分百的女人。

大學生活的確和中學完全不同。在大學工程系演講廳可以多達450人上課,根本沒有人關心我是誰,我是何方神聖,和我的穿著和打扮。大學四年級,我終於第一次以女性打扮上課。那天晚上的是討論研究倫理的科目。我等到為媽媽離家和朋友食飯,穿上了我僅有的女裝短裙,背心和高跟鞋,偷用我妹妹的化妝品,並故意將我的短頭髮搞砸起來,下讓自己看起來「酷」一點。那年女孩子喜歡短髮。我相信妹妹的化妝品不適合自己的膚色,要再過幾年我才明白我用化妝品的需要。那一晚終於解放了心裡的一個結。

我最後想要分享上星期在多倫多市中心影的其中一張相片。這一張是在舊市政府大會堂門口影的。我長大的時候沒有甚麼機會做一個笑容燦爛又有自信心的女生。不過我慶幸雖然我一生波濤起伏,我依然有令我微笑的機會。

寫作有力

四月是我最近記憶中,寫作最多的一個月。這個月才過了一半,這文章已經是我博客的第五篇,只是沒有太多的人閱讀我寫的話。早幾日當寫關於我星期一和朋友 Randy 的「戶外探險」的時候,我忘記了提到我兩個觀察道的趣事: 繼續閱讀 “寫作有力”

先進國家,先進大學

今早我上班的時候,有一名年輕女子到我辦公室要跟我談話。原來她是代表CUPE,加拿大最大的一個工會。她想要解釋替 post doc 成立工會對我們福利的影響。我一向對勞工組織不十分關注,所以她對我說的話沒有什麼興趣。(當她來的時候,我最初以為她是出席一個研討會的研究生。她的確是個研究生,不過猜錯了她在那裡的原因。)她說話時吸引到我的,使她擺在我檯上面的圖表。圖表列明多倫多大學教授,員工,學生及助教的利益。例如,大學的學生助教可以請有薪病假或產假是當然的,不過大學也列出學生如果需要做變性手術,亦可以申請帶薪休假。雖然我自己沒有興趣做變性手術,但我高興知道好像在加拿大很多地方,多倫多大學對 LBGT 社區的照顧非常周到。

最後,我將星期一和朋友外出時影的另一張相片發出來,希望您喜歡。我們那日在市中心漫遊,的確十分開心。

 

Kate Young 穿 Kate Young 裙

我網站有一位讀者告訴我美國連鎖店 Target 開始售賣著名時裝設計師 Kate Young 替 Target 創造的女裝系列。有趣的是我的英文名字也是 Kate Young!Target 網站的「look book」有幾張她的裙的相片,看來非常適合普通女人平時上班穿著,也有幾條適合去舞會。Target 自從由加拿大 Hudson’s Bay Company 買下 Zeller’s 所有資產之後,剛剛上個月才開始在加拿大開分店。雖然有一間分店在我上班途中,不過我直到今日才有機會光顧。

KateYoung-hero
比我出名的 Kate Young

昨日放工之後,專程搭巴士去 Target 望一望店舖入面的裙。結果給自己買了一條短裙。今年想要買的衫裙其實早已買好,秋季之前理論上無需要再買新衫。但穿著一條有自己名字的裙的念頭實在太吸引,所以雖然50加元的裙有點昂貴,(不竟 Target 不是賣高價時裝的地方),但也替自己買了,然後立刻穿著。昨晚和朋友 Randy 出街,特別穿了這條裙。Randy 用我的 DSLR 相機替我影了其中這張相片:

我倆一早經已講好一齊出街影相,不過直到昨日,我們總不能約定好時間。開始拍照的時候,Randy 很明顯地不熟識怎樣用我的照相機,不過他學得好快,不過幾分鐘便能掌握到基礎了。我給他開了一個玩笑,將相機轉成「高速拍攝」,Randy 一按快門,一氣影了6,7張相,嚇了自己一跳。﹝我其實已經告訴了他,我將相機操作改了,不過沒有告訴他我改變的是什麼。)我昨日最喜歡的相片是在 Toronto Eaton Centre 拍的:

快樂時光真是過得太快,我們在多倫多市中心逛了三個小時,影了幾十幅照片,才到 Loblaw’s 超級市場買外賣,回到 Randy 的酒店房間食晚餐。昨日的照片很多已經上了 Facebook,其他的我會擺上我的網站。

最緊要記得的是:秋天之前不能再買新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