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一個出櫃故事

我最近剛剛告訴兩位好友,年長夫婦 DK 和 NK,關於自己跨性別的秘密。雖然他們和我認識一段很長的時間,和他們講起跨性別這個話題仍然需要很多勇氣。最難的是怎樣解釋做一個跨性別女人是怎麼一回事。這些年來他們完全不知道我收藏着的秘密。我搞盡腦汁,想盡最好的方法來解釋給他們。我最好的描寫是這樣的:

做男人就像每天帶上面具。這個面不是太不舒服。而且經過多年,帶面具我已經習慣了。在大部份情況下,我不介意帶這個面具。我的面具不是用來騙人的,但它能夠隱藏真我,使我沒有被邊緣化,並讓我可以融入社會。但有些日子我無法忍受戴這個面具。讀中學的時候,每早晨望鏡子十分痛苦。不過遲早,我身邊最親的朋友總要知道這個面具。他們也要認識面具背後的真我。

我們花了足足一小時討論我的問題。我們哭泣,我們擁抱,但最終我離開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有了新的盟友。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Post navigati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