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裙

Next-level nerdiness

還未到夏天,多倫多的天氣已經異常皓熱。我返工的裙一日比一日短,我的學生多半也已經留意到我日日穿低胸露肩露背迷你裙。短裙的最大問題是我時常要剃腳毛(太麻煩),去公眾場所有時又怕走光,尤其是搭地鐵不喜歡男人瞪眼望我的屁股,總覺得他們想要強姦我。看來穿長裙比較方便及安全。上週四,我去了Yorkdale Mall搵合適的裙。幸好H&M有比較便宜的選擇。

有趣的事才剛剛開始。

年輕的H&M的員工先帶我到試衫房,發覺裡面已經掛了幾件衫裙。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她將衫拿走,然後在我後面拉埋簾,讓我試衫。我剛剛才脫下自己的裙,只穿著胸圍和小內褲,突然間另一個女人將簾打大開,問我知不知道她的衫在哪裡。心想原本掛著的衫多半是她的,我回答她說員工一早已經拿走了。她低聲講了幾句關於舖頭服務差勁的話之後,連簾也沒有拉回便離開了。我認真試衫時,心還在卜卜跳。

明知自己體形一點也不苗條,穿12碼裙都算非常性感。

終於買完裙,決定我穿新裙比舊裙漂亮,決定換衫然後搭地鐵回家。列車正準備埋站,忽然刮起大風,將裙吹起,我才發覺原來裙前面開好大的叉。不能遮住我沒有剃毛的腳不在講,大風一點, 連我收肚腩的Spanx也全世界都見到。

看來新裙不如我想像中的保守。我還是當其他性感裙一樣穿罷。

Disclosure?

在跨性別的群體裡,求職見工是令人頭痛,也是經常討論的問題。究竟求職信應否主動告訴未來顧主我是變性人呢?我這兩年來的求職信都有列明我是變性人,見工時我也很坦白去討論自己的經歷。但知道並非每個人都認同我的觀點。她們有不同的經驗,不同的見解。所我最近在Facebook小組談論這個問題。

So I’m in the process of changing jobs amidst my transition. I’ve been very upfront about being transgender in my cover letters, and, for the most part, I haven’t had any issues. (May be this is an advantage of living in Canada?) My question is: is it wise to disclose that I’m trans? Not necessary? Bad idea? What are your thoughts?

繼續閱讀 “Disclosure?”

又要搵工啦!

我在這幾個禮拜開始又再寫求職信。雖然我在七八月教暑期物理班很成功,但到了秋冬季,學校也靜下來。今學年由夏天每週授課20小時減至冬季只有9個半小時,工資也隨之少了一大半。我明白其實每週授課9個半小時已經頗為吃力,暑假的20小時更不在話下,只是我前幾年失業靠父母親的資助,很想還清他們的錢。我現正尋找每週大概20小時的兼職。我問自己的問題是:除了我現在這間學校之外,還有甚麼公司會聘請我一個變性女人呢?一月學校聘請我之後,總覺得自己很幸運。但我也知道跨性別人事求職是極不容易,太多顧主厭嘛煩,不會聘用跨性女人。現在報的工全是教書和補習的工,都是我很勝任的工作。到現在我已經發出了8封求職信,已經有一次電話面試,兩次面對面見工。面試都十分順利,我覺得可能下週便有新工。現在每一天只有等候公司的回覆,和繼續發更多求職信。

凍水浴

自從上星期五約會之後,我腦海裡一直幻想同男人做愛。看來有要淋凍水浴了。

再來一個出櫃故事

我最近剛剛告訴兩位好友,年長夫婦 DK 和 NK,關於自己跨性別的秘密。雖然他們和我認識一段很長的時間,和他們講起跨性別這個話題仍然需要很多勇氣。最難的是怎樣解釋做一個跨性別女人是怎麼一回事。這些年來他們完全不知道我收藏着的秘密。我搞盡腦汁,想盡最好的方法來解釋給他們。我最好的描寫是這樣的:

做男人就像每天帶上面具。這個面不是太不舒服。而且經過多年,帶面具我已經習慣了。在大部份情況下,我不介意帶這個面具。我的面具不是用來騙人的,但它能夠隱藏真我,使我沒有被邊緣化,並讓我可以融入社會。但有些日子我無法忍受戴這個面具。讀中學的時候,每早晨望鏡子十分痛苦。不過遲早,我身邊最親的朋友總要知道這個面具。他們也要認識面具背後的真我。

我們花了足足一小時討論我的問題。我們哭泣,我們擁抱,但最終我離開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有了新的盟友。

小車禍

中國人俗語話「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我卻總是碰到萬一。上星期三,我剛剛從香港回到多倫多,但見十一月的天氣異常的溫暖,決定不休息,踏單車兜一轉。離 家不過四條小街,便被一架從後巷出來的車撞到。幸好沒有大傷,只是右手不見了一塊皮。肇事司機也駕車載我到醫院。醫院也只是兩分鐘車程。

繼續閱讀 “小車禍”

新舊單車

有朋友問我可否為他明年前裝嵌一部道路單車,但他不能夠花很多錢。我的朋友和我感情不是很深,但我們已經相識了幾年。他明年夏天會到美國參加一個維持四天單車籌款活動,但他平常用的單車,雖然堅固,卻遠遠不適合用在這個活動上。碰巧我正裝嵌一架剛剛可以滿足他的需要的單車。我最初目的是想裝嵌另一架性能好,但不是貴得要命的單車。完工之後我上 Spinlister 將單車租出,用賺到的這筆錢作為我參加其他慈善單車活動的籌款。不過看來,這部單車將會有一個稍微不同的目的。

裝嵌單車第一步是選擇車架。我花了一小筆錢在 Craigslist 買了一架90年代中期加拿大製造的 Steve Bauer Sirocco 鋼車架。考慮到二手20年車齡的完整單車仍然叫價起碼$450加元,我買的車架物超所值。(買的時候和車架的原本主人傾談,討論我跨性別的女人需要什麼樣的單車。)我將車架上面所有的貼紙都剝了,然後送給一間油漆公司將車架噴到一個非常漂亮的奶白色。我花在油漆的錢比買車架本身還多。有了車架,下一步當然是安裝零件。我有兩個選擇:我可以安裝「原本」Sirocco 使用的零件,再複製一部90年代的後期單車。我也可以把單車更新,用現代零件。對我的角度來說,一個下伸管變速桿 downtube shifter 性能完美,但每一個人騎現代道路單車的人都會寧願用綜合變速桿 integrated shifter,特別是如果你夠膽在多倫多市中心踏單車的話。同樣地,我也不會使用使用傳統的10或12擋系統,而使用比較新18-或20擋系統。

換句話說,穿著一套維多利亞年代的長裙,我行動沒有多大問題。說不定我可能會非常漂亮動人呢!(有一天,我不會介意嘗試穿一套來看看我有幾漂亮。)但是實上,那種打扮早已不再適合現代生活的需要。

因此,裝嵌這架單車會取用18速驅動系統。準備安裝的這些18速零件是我上一次單車升級後留下來的,性能都還不錯,我不用它們只是因為我迷戀升級而已。原裝頭碗 headset 會換上密封頭碗 sealed bearings。我沒有拆除頭碗的經驗,所以我不得不去到 BikeChain(多倫多大學的DIY單車修理坊)請求幫助。我從中學了很多關於單車維修的知識。車架已經裝置 ISIS 款式的曲柄軸 bottom bracket(不是原有的零件,車主人顯然已經將零件升級)也會被換為 Shimano Hollowtech(或類似設計)的曲柄軸。單車也會裝上全新的車把 handlebar(買車架時並沒有車把)和座椅,但龍頭 stem 和座管 seatpost 仍將是原裝設備。全架車架被噴成奶白色,加上黃色和黑色配襯。這就是我希望為朋友完成的作品了。

下面是我將大部份貼紙剝下來影的照片。

所以,如果任何人在大多倫多區想我給你配裝一架道路單車,請讓我知道。方法十分容易:

  1. 我告訴你購買哪些零件
  2. 你購買哪些零件
  3. 我提供工具和我的幾個小時時間
  4. 你得到完成的單車
  5. 你請我食午餐,再給我 $ 100手工

妄想?

整日發白日夢,全部都是鬼主意和懷念頭。看來是時候要沖個凍水涼了?

好像Arcade一樣

很難想像我已經足足一年沒有花時間更新我的網站。WordPress在這斷時間有些重大的變化,每一個新版本推出時加上新的功能。我自然也要更新網站,由安裝新的主題theme開始。新的theme叫Arcade Basic基本版(基本版,因為我願意花錢買正版),它有很多我習慣了用的功能,例如我喜歡在主頁用的大相片。我會在不久的將來的校訂CSS來定制它最適合我的擺設。請讓我知道你怎麼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