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和你做愛!

2004年開當我初始化女裝出街時,我便一直期待著參加我的第一個鬼節舞會。我一直希望這會是一個值得留念的晚上。那一年,我決定穿我的綠色吊帶晚裝裙。在鬼節那一晚之前,我還沒有在公開場合穿這條裙。這條裙是我幾年前在一個偶然遇到的現清算店買的,原價$245加元,我付不到10%便買到了。只不過一直沒有穿的機會。

鬼節那一晚,我是 Take a Walk on the Wildside 許多準備參加舞會的變裝女子其中一個。Wildside 是當年多倫多著名最的變裝俱樂部,商店,及酒店,也是給變裝女人一個安全和有趣的社交地方。那時候,每一個星期六都人山人海。我化好了妝,很明顯的問題,也是每個人都想問我的問題,就是:「你今晚是誰?」我連想沒有想也回答:「我今晚變成我想帶去中學舞會的少女。」我對我敏捷的反應和我的艷相感到非常自豪。那一晚我玩得很非常開心。

在 Church 街晚飯後,我和一大群女子去街口的俱樂部跳舞。注:當你有漂亮的乳房,還穿著漂亮的裙的女孩子的時候,跳舞的確容易得多。我平時化男裝時害羞,但在舞池化了女裝的 Tara(或我的朋友打電話給我的TJ)便完全不同了!整個晚上,周圍的男人擁抱我,跟我調情,親吻我的口和我赤裸裸的背脊,愛撫我的腰。我好像在天堂一樣。感到飄飄然的: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性感,第一次覺得會男人想和我上床。然後兩個男人周過來找我,向我詳細解釋說,我為什麼應該要跟他們回家,像野獸一樣性交。我想,我不介意比人留意到,但他們講的話實在太令人毛骨悚然。然後我突然明白。雖然那一晚我性感和漂亮,因為我很明顯不是「我想帶去參加舞會的女孩。」那個女孩會和男孩子上床做愛。我不會。

最近,我穿著這條裙,與一個在 URNA 認識的朋友吃飯。這是我自從鬼節第一次穿這條裙的。晚飯之後我經過同志村(Gay Village)走回我的車回我的車的時候,又有一男一女走過來,開始想和我調情。有人和我調情是一如以往的愉快。其中一個人走過來,告訴我,他想帶我回家,和我做…嗯,就是鬼節聽到那些。我笑著搖搖頭。我想一件事仍然沒有改變:我還不是那個女孩。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