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tinuing Saga of the Transgender Physics Teacher…and My Haircut

我扮老師的第一個學期終結束。第一次做中學老師的考驗,看來我都算合格。教書不容易,這幾個月來我學習了很多。我三個月的試用期完了,還沒有被開除,即指學校決定繼續聘用我。

不單是這樣,今年七、八月學校將會派我教4班暑期班:兩班11級物理,兩班12級物理。我從來沒有教過12級,也不太熟悉安大略省12班物理的課程,六月相信會需要忙碌備課。七月二日暑期班一開始,我便會忙得要死:每一班每週兩課,每課2 1/2 小時,即每週20小時。幸好週日只需教一課,週末才要每日教5小時。星期三放一日假,不過多半都要改卷,再沒有時間備課。

另有一個完全無關痛癢的故事:我終於剪了頭髮啦!我其實2014年已經開始留長頭髮,但頭髮始終不肯長。長了一年半,終於到一個地步,我覺得我不再喜歡長頭髮。我恨頭髮打結,又怕頭髮開叉,恨不得將頭髮全部剪掉。但戴了假髮這麼多年,我根本不知道到那裡去理髮。我問其他跨性別女生,個個都推薦 Mikah Styles。Mikah 在多倫多市中心開舖,離地鐵站不大遠。我戰戰兢兢地約定了時間。

Mikah 果然名不虛傳。短短30分鐘,他便剪給我一生人最自然,最性感,最有有女人味的髮型。看到鏡子的反影,心想:看啦,這才算是個女人嘛!我差不多哭了出來。我終於有一把女人的頭髮啦。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