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地可第四日,升級!

Whispers
Sitting by the sculpture Les chuchoteuses ("Whispers") by Rose-Aimée Belanger at the intersection of Rue Saint Paul and Rue Saint Dizier.

開了四日會,會議終於完結,多一分鐘也不想留下來。今日連最後一個keynote lecture 都比原定計劃要遲了三十分鐘才完。整個會議都像是為考驗我們的耐性而設的:幾乎每一個演講都超了時。完了,自己固然高興可以返回多倫多。

Kate Ruins
Picture taken at the remnants of the old Montreal General Hospital on Rue Saint Pierre.

不過臨走時終於有些好消息:下了足足四日雨之後,終於可以見到藍色的天空,讓我有機會穿上漂亮又有女味的衣衫到 Vieux Montréal 逛整個下午(如果您不認識法文的話,「Vieux Montréal」是指滿地可舊城的意思)。我自己就覺得舊滿地可是全城最美麗最迷人的一角,很有法國風味。而我每次來到,都要去一去碼頭那邊行一行。不過我從未化過女裝到此一遊,法文也講得不咸不淡,所以決定保持低調,只穿了平時常常穿的紫色毛衣。我都算影了好幾張相片,不過下午氣溫一直高過二十三度,十分和暖,便覺毛衣太熱,要返回酒店換上一套比較通風的花裙子。

Old Montreal
At the corner of Rue du Marché Bonsecours & Rue Saint Paul E.

只不過,我説「有好消息」也不等於這日十全十美。下午風勢開始增強,溫度也因此直線下降。換衫短短幾分鐘,氣溫已經降了幾度。(其實我應該反過來做:先穿花裙,後穿毛衣。)到氣溫低到一定要離開之前,再影了數十張相片。

不幸的是,臨返回多倫多前要「變裝」再做男生,和我研究小組的其他成員吃晚飯。其實今個下午令我覺得今次會議都是不枉此行。我有機會edit 我的相片之後便會 post 上我的網站和 Flickr。

Katie by the little pond
By the little pond in Vieux Port de Montréal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