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小提琴盒

和我小提琴盒幾乎一模一樣的法國 BAM 琴盒。看!裡面沒有機關槍!

早日我去拜訪一位叫 Tammy 的變裝姊姊,聽聽一些她新寫作的音樂,晚上便化了女裝,帶著我的小提琴到她家裏去。搭地鐵回家時,其實一早已經過了我平常上床的時間了。一名比較年長的男人在我附近坐了下來。你其實可以很容易便知道哪一個男人想跟你調情(我們香港人叫「媾女」):一個幾乎空的列車裏,他們總要坐得近一近的,只不過他們一般不敢坐在你身邊,他們的眼睛也不會離開你的胸部或雙腿,他們的行為也一定太男性化。他坐了不久,便開始與我聊天。「嗨!靚女!琴盒裡的是什麼?是機關槍麼?」(傻笑) 「是火箭發射器?」(傻笑) 「好像電影一樣?」我盯了他一眼,皺起了眉頭,搖搖頭,離開了地鐵車卡。反正已經到站了。

我謹代表世界各地的所有小提琴手,講第十億次:盒裡是個該死的小提琴! 你這個笑話第一次聽不好笑,今次仍然不好笑。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